.:. 草榴社区 » 成人文学交流区 » (转)合租的疯狂事
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
--> 本页主题: (转)合租的疯狂事
柠檬颁驰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328
威望: 19 點
金钱: 202 USD
贡献: 3 點
註冊: 2016-01-26


(转)合租的疯狂事



和女朋友一起硕士毕业之后,留在本地工作,租了个两室一厅,自己住主卧,把次卧租给同一年毕业的校友,是个女孩,身材苗条,长相耐看,比较清纯,暂时称她「小艳」吧。  深知吃「窝边草」的危险和本着对女朋友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对小艳也一直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给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许做爱时幻想她、意淫她。但其他时候,不准再有任何想法。于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无事的度过了。

  第二年,过了春节之后,小艳领来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们的校友,叫阿良,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从此,开始了一段刺激的经历。  搬来的第一个晚上,小艳的叫床声和床撞击墙壁的声音,极大地激励了我的斗志和潜能,小艳高潮时惨绝人还的叫声把我和女友一起带到了高潮。女友说这是她最疯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声的叫床。从此,两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和做爱声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节目。  有段时间,阿良要出差大概一个月。这期间,我和女友做爱时,我故意把门敞开一点缝,以便小艳能更清楚地听到女友的叫床声。女友很配合的对着门缝大声呻吟。有一次,我们做完之后就倒头睡着,赤身裸体,等我早上醒来时,发现门洞大开!惨了,岂不是被小艳看个清清楚楚!趁女友还没醒,我赶紧把门关上。女友上班后,我偷偷问小艳,是不是她把门推开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红着脸说,是风吹开的,她只看到我俩睡觉,没看到我俩做爱。这个插曲就这么过去了,我也没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来之后,难免干柴烈火,于是此起彼伏的战斗声又充斥了整个房间。有趣的是,他们也开始喜欢留一道门缝,仿佛是在向我们宣战,也仿佛是在故意试探我们还敢不敢开着门做。跟女友一合计:一不做,二不休。我们也开着门,谁怕谁啊!从那之后,我们俩家做爱时都不再关门,彼此的叫声更加清晰而诱人。终于有一天,在我们做爱时,小艳被阿良抱着,推开我们的房门,在门口看着我们做爱,和我们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种被看着做爱的刺激让她顾不得这些礼义廉耻,在肉体的撞击声中一起达到了高潮。  从此,我们四个人开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厅、卫生间、厨房、阳台,甚至对方房间里,只要想做,随时都做。但是我们的底线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爱人做,绝不交换。  有时,我们也迷茫,所谓的底线到底在哪?怎么样才算「不做爱」?只要我不将阴茎插入小艳的阴道,那么做任何事都可以吗?69式,接吻,或是拥抱,这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线呢?  在一个很闷热的夏日里,我们四人在客厅互相切磋过之后,大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体的敏感部位,沉默着。女友能读出我眼中看着小艳的热辣眼神,我也能感觉到阿良对我女友的蠢蠢欲动。事情似乎正在向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我无数次幻想过小艳的身体,想知道阿良比我细但比我长的阴茎已经把她的阴道开发成什么样。阿良应该也意淫过无数次我女友的乳房。我承认我想和小艳做爱,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体。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艳先去洗个澡吧!」我对女友很严肃地说。  她「嗯」了一声,拉着小艳的手走进了卫生间。  「阿良,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我问阿良。  「你问吧」,他似乎也感觉到我的认真和严肃。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艳做吗?」  「说实话,从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对她难以忘怀。当我第一次看到你们做爱时,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体时,我更无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艳只是我一个人的。」  从他的话中,我听出他的诚恳和困惑,跟我一样的渴望和担心。事情需要一个清楚的规矩了。  「这样吧,咱们把事情说清楚吧」,我顿了顿。「这是一场游戏,既然是游戏,就要有游戏的规则。咱们现在很危险,很容易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我爱我老婆,你爱小艳,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冲动需要克制,必须克制,不然,我会失去老婆,你也会失去小艳。你懂吗?」  他点了点头。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后咱们就这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怎么看都行,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绝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况都不行。我对小艳也是如此。你能接受吗?」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坚定地点了点头。  正好这时,小艳先洗完澡出来了,女友还在里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卫生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进去了。进去之前,他跟小艳耳语了几句,小艳脸一下子红了,继而愣了一下,娇嗔着把阿良推了进去。  小艳低着头,脸红红的,背对我转过去,拨开肩上吊带睡衣的带子,睡衣滑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体展现在我面前。这是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小艳的裸体。我可耻地硬了。小艳转过身,看见剑拔弩张的「枪」,身子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她伸手握着我的阴茎上下撸着(用最新的词形容,就是「挊」)。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拨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声中,我把精液射到对面小艳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里吃掉。看来阿良的教育开发水平很高。  晚上我问女友,阿良在卫生间对她做了什么?  她悻悻地说:「都是你,这么坏,害我浪费了一条内裤。他把我的内裤拿去,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个挺长的,但是没你的粗。」  「没想到你观察的那么细致,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许要小艳,不然你会把她的阴道撑大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过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时候,或许是阿良怕我对小艳下手,也可能是阿良一直无法得手我女友,索然无味了,于是他们搬走了。有过合租经历的朋友应该可以理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来的依然是一个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于描写女性的外貌,难以用连篇累牍的文字来描述一个这样的女子,我只愿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精致。琳琳的美,能让人忘记人间烟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没有任何欲望,只想安静地欣赏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为顾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严重警告我不许对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许有任何暴露行为。

  在女友如此高压的政策下,我们的性生活归于平淡,虽然每次依然卖力交差,但是很难达到和小艳合租时的刺激。女友也明白个中缘由,但碍于形象,不敢造次。  琳琳很保守,家教很严,有男朋友,但是从未领来给我们看,更不曾与男友开房、同居。我几乎从未进过她的房间,一方面是因为琳琳的性格,不会允许异性进入她的闺房,另一方面女友也不会同意。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我曾经偷偷进去过一次。我没有琳琳房间的钥匙,但是她的门锁是可以用信用卡这样的卡片一别就能打开的。于是,趁着某次女友公司聚餐的机会,我蹑手蹑脚地溜了进去。之前和小艳暴露的锻炼,让我临危不乱,先仔细观察了各个物品的摆设,然后才下手。  琳琳的房间极其干净,各种收纳盒、收纳袋把衣物和生活用品归类得整整齐齐。于是乎,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琳琳的胸罩和内裤。我惊喜的发现有一件新买的、吊牌还在上面的胸罩,品牌是莱特妮丝,尺码是75C。想不到她如此的有料!闻着房间里的清香,感受着偷窥的刺激,小弟弟怒然勃起。我小心地拿起她的一条内裤,包裹在阴茎上套弄。想象着琳琳75C 的乳房、纯净的笑容和紧紧的阴道,我很快就到达了发射的边缘。铃铃铃,突然我的手机响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吓得我差点射出来。好险!万一射在她的内裤上,我怎么交代呀!  接了电话,女友说琳琳喝多了,让我去接。意犹未尽的我,把琳琳的东西都恢复原样,仔细检查了一遍,撤离了闺房。幸好琳琳喝多了,应该不会看出来有什么异样。  接到女友电话之后,我马上赶到她们身边。还好她们离得不远,我跑步十分钟就到了。琳琳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坐在酒店附近的长椅上,靠在女友肩膀上,嘴里还时不时的爆两句粗口,尽是谴责男友负心、男人混蛋的话,完全没有了精致、淑女、文雅的仪态。估计是失恋了。  女友和我一边一个,架着琳琳的胳膊。我一只手抓着琳琳的胳膊,不让她滑下去,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拉向自己的身体。女友看出来我是故意占琳琳的便宜,但是和小艳的激情调情相比,这点便宜算不上什么,睁只眼闭只眼地默许了。由于两条胳膊都被架起来,琳琳白色的衬衣向上提高了不少,隐约看到腰间的一片春光,而领口的纽扣也不知何时开了两颗,向里望去,75C 的乳房呼之欲出。借着幽暗的路灯,依稀辨别出粉色的胸罩和秀美的锁骨。十几分钟前还在她房间勃起的阴茎,现在又将裤子撑起一个小帐篷。女友也喝多了,没心思跟我计较这些个生理需求。  走到楼下的时候,问题又来了。楼道太窄,叁个人没法并排走。女友白了我一眼,说:「便宜你了,抱她吧!」我假惺惺地、扭捏地拒绝了一下之后,赶紧把琳琳抱到自己怀里。琳琳身材真好,没有一丝赘肉,肉色的丝袜细腻地贴合在美腿上。我把手尽量张开,和她的大腿保持着最大面积的接触。女友在后面拉着琳琳的双手搂在我的脖子上,免得碰到头。这更便宜了我,因为此时她的一对小白兔正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胸口第叁颗纽扣也很配合地爆开,完美的乳房在我胸前一览无余。平时要爬好久才能爬上去的楼梯,现在却格外的短,到家了。女友从琳琳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我把琳琳轻轻放在床上。刚要起身,她的胳膊突然猛地使劲,搂紧了我的脖子,我一不小心趴在了琳琳身上。琳琳嘴里还都囔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女友从我背后娇嗔地打了我一下,我才恋恋不舍得和她分开。趁女友不注意,我快速地在琳琳乳房上抓了一把,哇,弹性真好。  女友把我从琳琳的闺房赶出来,让我去给琳琳拿个湿毛巾擦擦身子。我把琳琳的毛巾拿到卫生间用热水弄湿,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丝邪念,嘿嘿嘿,我掏出早已剑拔弩张的阴茎,在琳琳的毛巾上套弄了几下。这才得意地把毛巾给女友送去,还不忘撇两眼琳琳胸前的春光。  趁着女友帮琳琳擦身子,我很快地洗了个凉水澡,降降火。刚洗完,女友也刚忙完,洗澡去了。我悄悄推了一下琳琳的房门,女友果然没有关严,我从门缝中窥见琳琳盖着空调被侧躺着,衬衣、裙子和胸罩都放在床头。我的口水流了一地。我承认我那时又无耻地硬了,想得到琳琳的欲望在无限地放大,恨不得马上就冲进去掀开被子,强奸了这个全裸的少女。可是我不能,女友对我和小艳的调情都这么信任,现在我却想背着她强奸琳琳。我不能,我不能辜负女友的信任。但是欲火焚身,必须泻火。这时卫生间的流水声让我想起了女友的胴体,我冲进去,不顾女友的反对,直接她按在墙上,背对我。女友的阴道出乎我意料的湿热,阴茎刚一接触到阴唇就滑进去了。虽然很紧,但是在爱液的润滑下,我快速的抽插着。花洒的水不停地喷到我们私处的结合部位,更猛烈的刺激着欲望的燃烧。女友大声地呻吟着,肉体碰撞激起层层浪花。  女友竭力站住,摁着墙,嘴里迷糊地哼着:「老公,我是琳琳,使劲干我!」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击溃了我所有的意念。我关上花洒,把女友转过来,抱起她,让她把腿盘在我腰上,将阴茎再次插入她的肉穴。我抱着她,全裸着走出卫生间,来到琳琳门口。女友抗拒着,迎合着,敲打着我的后背,也紧紧地抱着我。我把她顶在琳琳门口的墙上,把她放下,从正面用力的插送。女友紧闭双唇,不想发出声音,怕琳琳听见。但是这样的呻吟声更加有穿透力。很快,她的阴道一阵猛烈的收缩,我把差点射在琳琳胸罩上的精液射进了女友的体内。伴随着滚烫的精液,女友终于从嗓子深处喊出最销魂的一声。  扶着女友回到卫生间,简单洗了洗,我们就回房间睡觉了。而我,却忘了关上琳琳房间的那一道门缝。  第二天是周末,经历了昨晚的激战,再加上酒精的催眠,我和女友睡到日上叁竿头才被一阵饭香勾醒。琳琳早已起床,做好了早午饭,等我们一起吃饭。琳琳又恢复到了从前那个仪态大方、举止得体的淑女,似乎昨晚的失态对她没任何影响,失恋对她的打击也烟消云散。琳琳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吃饭,还主动约女友出去逛街,留下我一人独守空房。但是琳琳对我好像有些躲闪,偶尔的四目相会更是让她两颊绯红。难道她知道我昨晚袭她胸,并偷窥她的身体,甚至听到昨晚我们的做爱?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既然她不愿戳破这层窗户纸,那我又何必去自讨没趣呢?  两个女孩子逛起街来真是体力无限。我鞍前马后地提了七八个袋子,大部分都是琳琳的衣服,大概购物是治愈失恋的良药吧。昨晚抱琳琳上楼、和女友激战消耗了太多精力,我主动申请回家休养。琳琳对女友耳语了一下,女友笑嘻嘻地把我打发走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潜入琳琳的房间继续昨晚未完成的事业。正当我找卡去撬门的时候,一阵风吹开了琳琳的房门。天助我也!不对,琳琳一向很细心,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难道是她故意的?难道她发现我把玩她的胸罩,然后使了一招「请君入瓮」、「引狼入室」?不对不对,琳琳没这么有心机。这一定是老天爷在鼓励我赶紧下手。一不做二不休,我大摇大摆地再次进入琳琳的闺房。环视房间,我大吃一惊:琳琳居然没有把昨晚脱下的内衣收起来,而是摆在床头,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都迭整齐放在那里。糟了,一定是她发现了昨晚我的行径!可是既然发现了,为什么还要把内衣放在这么明显的位置让我看到呢?难道是琳琳对我有意思,故意勾引我?从今天她闪烁的眼神和看到我时娇羞的神态中,可以证明这点。更何况是她主动怂恿女友放我回来的!对,当时就是这样。琳琳呀琳琳,早知这样,我又何必如此偷偷摸摸!我大胆地拿起她的内裤开始手淫。其实在琳琳搬进来之前我没有衣物癖,和她相处久了,才开始有这爱好。既然得不到她的人,能得到她的味道也不错。  我一边用她的内裤套弄,一边继续翻看着她的房间。当我拉开她的抽屉时,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姐夫(注:平时琳琳和女友姐妹相称,一般叫我姐夫),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你一定已经看到我的内衣了吧?感谢你昨天接我回家、抱我上楼!你是第二个抱我的男人,却是第一个摸过我的乳房的男人。我要」奖励「你!现在我就」奖励「你帮我把内衣洗了,我和姐姐六点回来吃晚饭。琳。」这个闷骚的丫头,原来她昨天一直清醒着,原来今天这些都是她早有预谋的!居然被这么个小丫头给耍了,太没面子了。但是也没办法,现在有把柄在她手里,万一她告诉女友,那我岂不是很惨?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乖乖帮她洗吧。还有一个小时,先射它一炮再说。于是我拿着她的胸罩和内裤不停地套弄,越来越快,想象着昨晚琳琳丰满的乳房和半裸的胴体,以及以后很有可能插入的阴道,我终于把持不住,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六点钟到了,琳琳准时回来了,女友却没回来。琳琳进门没有理我,直接冲进房间,应该是去看看我是否帮她洗内衣了。很快她就从房间出来,板着脸朝我走来。我心里一惊,难道她用了一招「以退为进」故意引诱我露出狐狸尾巴?哎呀,中计了!如果我把房间恢复成原样,好像从未进去的样子,那她这些诡计岂不是完全失效了?都怪我当时精虫上脑,没考虑这么多。失算失算。还好女友不在,是打是杀、是刀山还是火海,我一人承担,不会被女友发现!  琳琳走到我跟前,站定,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我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王」宣判的那一刻。突然琳琳跳起来,双腿盘在我腰上,两手搂住我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下来。我傻了,站在那一动不动,任凭她疯狂的吻着。她紧紧抱着我,在我耳边哈气:「姐夫,昨晚你就是这样和姐姐做爱的吧?」我这才回过神来,好闷骚的丫头!我报复性地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这丫头,居然这么快就换好了睡裙,而且竟然没穿内裤!这不是勾引是什么!唐僧在世也难以抵抗这样的诱惑!我一手摸着她的屁股,把裙子撩起来,一手把自己的阴茎解放出来。然后双手握着她的屁股,大力地揉捏着。我上下左右挺动着腰部,找到了她的洞口,准备用暴力来征服这个玩弄我的骚丫头。她的阴户已经湿透,湿热的爱液润滑着我的龟头,她故意扭捏着屁股不让我插进去。我狠狠地吻着她,撬开她的牙齿,想钻进她的口腔。她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趁我不备,把她的舌头钻进我的口中四处搅动,好似潘金莲附身。正当我踌躇着该怎样进入时,「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惊醒了我。  「姐姐回来了呦」,琳琳咬着我的耳朵呻吟了一声,从我身上跳下来,跑去开门。我一愣,赶紧提起裤子,把软了的阴茎塞了回去。  「死丫头,敢跟我耍心眼,你看小说看多了吧,等我收拾你吧!」我恨恨地咒骂着自己的粗心大意!

  后来我才知道,琳琳已不是处女,前天刚被男友破处,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进入她的身体,整个做爱的过程中,她除了死死护着自己的胸部,没有任何反抗。第二天就和男友分手了,因为她觉得男友不尊重她,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而她今天勾引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勾引我,让我勃起、让我意淫她,却不让我得到她,要馋死我!也算是对男人的一种报复。  琳琳就这样「欲擒故纵」地、间歇性地调戏一下、勾引一下我,时不常的在抽屉里留张纸条调侃我,洗完澡故意把内衣留在卫生间给我把玩,怂恿女友和她一起买性感的睡衣刺激我,偶尔跟女友抱怨叫床声音太大,做饭时故意做一些补肾壮阳的菜给我吃。但就是从不肯让我如愿以偿。每次被她弄的欲火焚身却无从发泄,只能更卖力地向自己的女友交差。  但是女人的直觉很神奇,虽然我和琳琳从未有过实质的性关系,但是她依然看出我俩的暧昧和攻守较劲。女友从一开始的只准做爱时幻想小艳,到后来的开着门做爱,然后又是一起互相观摩做爱,直到在卫生间里和阿良单独相处,被阿良看个精光,这些经历在慢慢改变着她。从抵制、到尝试、到欲拒还迎到欣然接受,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危险的边缘。还好小艳和阿良及时搬走,不然我还真怕阿良插入女友的身体。至于在卫生间里阿良到底有没有插入她的身体,我一直没有再问过。她说没做,那我就相信她。没理由不相信她,更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非要给自己戴个莫须有的绿帽子。女友看我和琳琳也只是打打闹闹,不敢有实质性的动作,更何况每次琳琳勾引我之后我会更卖力地和她做爱,她也乐此不疲。

  从那次阴茎和阴唇的亲密接触之后,琳琳再也没给我机会一亲芳泽,顶多就是摸一下屁股和胸部,或者把精液射在她留给我的内裤和胸罩上。看似激情,实则平淡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从夏天到冬天,衣服越穿越多,欲望也越来越少,琳琳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家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渐渐地,我也就放弃了得到她的欲望。  再后来,我和女友领了证、买了房,开始装修,准备真正属于我俩的幸福生活。  突然有一个周末,琳琳趁女友去买菜的空当,走到我房间,很认真地跟我说:「姐夫,我喜欢你!」  我稍稍一愣,心想这丫头又在耍什么把戏。但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也不能示弱。站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身体,面对面、胸贴胸地看着她的眼睛。  「但你是姐姐的男人,我不能跟她抢。」她环抱住我的腰,将身体更紧地靠近我,眼睛红润润的。「XX(她男友)对我很好,不介意我不是处女,我也打算和他结婚了。」她幽幽的说,仿佛很舍不得我似的。  「那我要恭喜我的琳琳了!」说完,我用硬硬的鸡巴顶了她的阴部一下,她抵抗了一下就瘫软在我怀里。我有点迷茫了,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把我的第二次给你!」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声音好小,我几乎差点没听见。  「好,我也把我的第二次给你!」送上门的鸭子,怎么还能让她飞走!  「你答应我,我们只做一次,做完之后我就让XX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她的态度很坚定。  「我答应你,我会留给你一个美好的回忆!」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她腾出一只手来,隔着裤子握住我的阴茎帮我上下套弄,另一只手紧紧搂着我的腰。我摸着她的屁股和乳房,没穿内裤也没戴胸罩。如果不是女友很快就回来,我当时就要了她。  就这么互相安慰了一会儿,我们恋恋不舍地分开。女友回来时,我在客厅看电视,琳琳在厨房熬粥。应该没露出破绽。  距离搬进新家的日子一天一天的临近,我愈发地像热锅上的蚂蚁,试图找寻机会大战一场,当然了我也不会放过任何独处的机会,哪怕只有五分钟,琳琳也会让我摸个够,甚至给我口交一下。但女友似乎觉察出我俩的暧昧,在床上云雨时也警告过我一番,不许偷腥。可她也允许我将她想象成琳琳和小艳,在意淫中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终于在我们准备搬家前一个星期,一切发生了改变。  那时已经是春末夏初了,渐渐炎热的天气给了琳琳更多展现自己身材的机会,我也可以更多地揩她油、占她便宜,但始终无法一亲芳泽。突然有一天,女友提议在家一起做饭,庆祝我们即将搬往新家。女友和琳琳采购了一大堆瓜果蔬菜和叁瓶红酒,在厨房里忙活,我帮不上忙,只好在客厅看电视。厨房太热,她和琳琳都回房间换了清凉的吊带装和短裤,从胸前的凸起很容易就能猜到女友没有戴胸罩!

  菜很快就做好了。觥筹交错间,叁瓶红酒已经被俩女王以红酒能养颜为由喝个精光,我只能喝白开水解馋。红酒的后劲很大,收拾完房间后,她俩已醉醺醺地躺在沙发上东倒西歪。我坐在中间,大胆地搂着两位美女,一柱擎天。  女友推开我,嘴里都囔着:「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琳琳则在一边傻笑,整个人趴在我怀里:「姐姐,你如果不要他,那我就要了!」  琳琳大胆的挑逗让我的阴茎勃到最硬,支起一个大帐篷。  女友撇下我俩,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姐今天把它给你了,随你折腾!」。说完就进了琳琳的卧室。看来她真的喝多了,居然走错卧室了。  琳琳打了我的裤裆一下,把我推到她的卧室:「先陪陪你老婆吧!」  我转身亲了琳琳一下,把她抱起来,放在我和女友的床上,嘱咐她先休息一会儿。然后就进了琳琳的房间。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进琳琳的房间,但是却是我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进来。  女友早已脱光了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着。我马上脱下短裤,爬上床,分开她的双腿,准备提枪插入。阴道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我毫不费力就一枪到底。女友睁开迷人的醉眼,很配合地大声叫着。琳琳的床、琳琳的房间、枕边还有琳琳的胸罩和内裤,这一切都让我疯狂。根本就顾不及什么九浅一深的技巧,我只知道每次都全力冲刺的插入。  「老公,等一下!」女友突然死死搂住我的腰,不让我抽送。  「怎么了?」我很疑惑。在这关头,怎么能停下来呢?  「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气好吗?」女友很内疚地看着我。

  「你快说。」我有点不耐烦,阴茎也有点软了下来。  「那次在卫生间,阿良他……他插进来了」,一滴泪从女友的眼角流下,滴在琳琳的内裤上,浸湿一片。  虽然我曾经怀疑过,但我那时还是选择了相信。可当女友亲自告诉我时,这依然像一个晴天霹雳。阴茎软了,被女友一张一合的阴道挤了出来。  「老公,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女友已经泪如雨下。  其实我想过这样的结局,我也能接受阿良进入老婆的身体,况且只有一次。看着女友红红的眼眶,我早已原谅了她。我吻下女友的泪,在她耳边说:「老婆,只要你爱我,就足够了。」  女友感动地紧紧搂着我:「老公,谢谢你,我爱你!」  我趴在女友身上,感受着她滚烫的身体和起伏的乳房。想象着阿良长长的阴茎进入女友身体最深处,到达了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阴茎不可思议地硬了,顶在女友的阴部。她破涕为笑,「坏东西,我被别人那个了,你还这么硬!」女友边说边扶着阴茎进入自己的身体。  重振雄风的小弟弟在多重刺激下,更加地卖力。「老婆,给我讲讲阿良怎么进来的」,或许我也有淫妻情结吧,我使劲插了几下。  「喔……那天他一进来就脱光,阴茎好长。我很害怕,躲在角落里。他跟我说你在和小艳做爱。我一赌气,就让他进来了。」她哼哼唧唧地叫着说着。  「那他用什么姿势进来的?」  「他让我扶着墙,撅着屁股,从后面进来的,」她一边回忆一边享受着。「老公,快,快……」  淫妻情结让我更疯狂地插送着。女友在内疚和高兴中达到了高潮。「老公,别射!射给琳琳。我要补偿你。」原来女友和琳琳已经达成了共识,看来今天要双飞了。  女友的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动力,我紧缩精关,又冲刺了十几下,在想射精之前拔了出来。  女友高潮后昏睡过去。我挺着与身体呈九十度的阴茎,大摇大摆、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回到自己房间,琳琳也早已脱光,正在饥渴地自慰着。想必是她也听到了我和老婆的对话。  「姐夫,你要怜惜人家,今天人家是你的。」琳琳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握着我的阴茎领往自己的桃花源。  「琳琳,叫我老公!不然我不进去!」我爬上床,阴茎在她的洞口研磨,水好多,口好紧。  「老公,老公!我终于等到你了,快来插我!」琳琳亟不可待地叫着,扭动着屁股迎合我的进入。

  我正在兴头上,没时间再做前戏,其实也不需要做了,琳琳已足够湿润。我挺着阴茎,一点一点挤开琳琳的嫩肉。紧!真的好紧!就像我第一次进入女友的身体一样,温暖、紧缩、湿滑,包裹着我的阴茎,每一寸的进入都费劲力气。我采用进两步退一步的战略,以减少琳琳的痛苦。琳琳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咬着嘴唇,扭动着腰部,配合我的每次挺进。经过几个回合的周旋,我终于全根没入。琳琳声嘶力竭地长吼一声,一滴泪珠从眼角流下,滴在老婆的内裤上,浸湿一片。  在琳琳的体内待了一会儿,等她适应了我的粗大以后,我慢慢将阴茎一点,然后插入;再拔出更多,再插入。慢慢的,琳琳的表情不那么痛苦,呻吟声渐起,我悄悄加快速度并尝试着全根拔出和插入。琳琳似乎没有了痛感,开始享受。自己也开始揉捏乳房,乳头粉嫩地翘立着,乳房被自己大力抓挠而红艳着。  「老公,我紧吗?」琳琳闭着眼享受着人生中真正第一次完美的性爱。  「紧,比你姐姐紧多了!」我伏下身,在琳琳耳边吹着气,小声说着。  「老公,以后你每天都要干我!」  「好!我要永远都干你,永远都不从你的阴道里拔出来,永远都泡在你的小骚逼里!」  琳琳似乎很受用这样的淫词秽语,阴道明显收缩的两下,差点把我的精液吸出来。我想象着阿良插入老婆的身体、想象着小艳横陈的玉体还有此时已经睡着的老婆,阴茎更加坚硬,腹部一团火要冒出来。我加快速度,摁住琳琳的肩头,开始冲刺,每一次冲刺都冲到最深处。就这样没有任何技术、完全暴力地抽插了10分钟左右,琳琳高潮了,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我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将精液全都射进琳琳的体内。红酒的后劲和高潮的快感,让两朵红晕飞上琳琳的脸颊。  高潮后的琳琳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也累得趴在琳琳身上,双肘撑着体重,怕压到琳琳。

  射精后的男人是最清醒的。没有了性欲的怂恿,没有了贪欲的渴望。我突然想起女友还在琳琳房间睡着,不知道会不会着凉。我拔出有点发疼的阴茎,一股浓白的精液从琳琳阴道中流出,还夹杂着一丝处女血。女友此时已经睡得深沉,眼角的泪痕印证着她对我的爱。我拉开琳琳的被子,躺在女友身边,轻轻搂她在怀里。原来我最爱的,还是我的女友!  后面的故事大家应该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在之后的一星期里,我们叁个人大被同眠,我也享尽了齐人之福。一星期后,我和女友搬到了新家,琳琳的男朋友也搬到琳琳租的房子里和琳琳开始同居,而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琳琳的男朋友。这样也好,避免了尴尬。  有了自己的小窝,我和女友都收心了,不再去想这样的刺激,开始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后来听女友说,小艳和阿良分手了,琳琳和男友结婚了。

【完】
TOP Posted:2017-11-09 04:53 | 回楼主
硬币的第叁面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118
威望: 12 點
金钱: 118 USD
贡献: 0 點
註冊: 2016-12-13


1024
TOP Posted:2017-11-09 04:56 | 回1楼
一种态度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127
威望: 16 點
金钱: 154 USD
贡献: 0 點
註冊: 2017-08-16


1024
TOP Posted:2017-11-09 05:42 | 回2楼

.:. 草榴社区 -> 成人文学交流区

快速回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