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区 » 成人文学交流区 » 摆专职转贴分享闭初尝色味(连载)
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
--> 本页主题: 摆专职转贴分享闭初尝色味(连载)
性走1024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25
威望: 8 點
金钱: 70 USD
贡献: 0 點
註冊: 2017-10-17


摆专职转贴分享闭初尝色味(连载)



摆专职转贴分享闭如有违规请删帖,谢谢。
欢迎各类小姐姐来撩骚

一、错觉

记得很多次情浓时,莹莹偎依在我怀里,用很轻声音对我说:“这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两个永远都彼此相爱,永远也不要分开好吗?”我总是回答说:“好。”

莹莹比我小五岁,我从小看着她长大,守候了好几年的时间,终于等到她成为我的妻子。很多时候,翻阅着旧时的相片,重温着莹莹成长的历史,我都会微微笑起来,感觉自己很幸福。

家里只有我一个男孩,但二人世界是我梦想了多少年的事情,婚后我仍然坚持搬出去单住。

“天伦之乐,天伦之乐你懂不懂?”爸爸不止一次问我。

我对爸爸说:“等我们有了孩子,立刻搬回来住到一起好不好?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轻松一两年。”

爸爸在市里的官居要职,托爸爸的福,我开的那家小公司经营得顺顺利利,渐渐已经初具规模,现在公司里的事情,只是抽空过问一下就可以了。我和莹莹有足够的时间享受自己的生活。

两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一直没要孩子,结婚时莹莹只有十八岁,改了年龄才领到的结婚证,也许是看着莹莹长大的缘故,我总觉得她本身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可以着急生孩子呢?

莹莹属于很开朗的那种女孩,也很懂事,跟我在一起,除了偶尔撒娇才胡闹一阵,基本上没有和我闹过别扭。我比她大,再就是因为爱,因为发自内心的疼惜,就算有点什么也愿意顺着她,所以婚后的这两年,感觉和恋爱时候没有什么两样。

仍然常常挽着手出去漫步,到装潢精美的各色店里购物、就餐,在任何地方都旁若无人地深情相望、亲密拥吻。隔几天去花店,挑一束新鲜的花插进自己家的花瓶,把即将凋谢的花束包起来,去散步前漫不经心地丢在楼下的垃圾池里。这种婚姻生活真的很美丽。浪漫得几乎像种错觉。


晚上同学聚会,莹莹单独去了,临走前小心翼翼地问我:“电话里说不许带家属,你不介意吧?”

我笑着说:“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带家属参加吗?因为你的那些同学心理不平衡,个个都嫉妒你有个这么好的老公。”莹莹弯起手指刮我的鼻子:“你真的好臭美啊。”

我说:“说错了吗?你那些个同学,哪一个嫁的老公有我这么好?”

“是啊,是啊,我的老公是最好的。为了不引起大家的嫉妒,我自己去了,哦?”

本来想和她一起去,她的同学里面,有几个模样还是挺不错的,看样子今天没机会一见了。我问莹莹:“打车去还是自己开车?”莹莹说:“笨,当然开车去。”

也是,新买的甲壳虫,不开去秀一下,多对不起那么漂亮的车子。于是叮嘱说:“注意少喝点酒,实在不能开车,打电话叫我去接你。”


莹莹走后,一个人在客厅呆了一会,拿着电话把玩了很久,想不出打给谁。没有什么想见的朋友,没有什么思念的人,这两年,所有陋习整个被莹莹给清洁了。婚姻是这样的吧,老话说的,围城,一下子就把过去都围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些喝不完的酒,那些泡不完的妞,那些唱不完的歌,那些数不清的情……那些年的少年轻狂,那些年的放荡不羁,忽然遥远得像发生在别人身上。

竟然有点怀念那一段时光。莹莹满十八岁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娶进家门,现在想想,未必就是正确的。如果等两年,甚至再等两年,她就不再是我老婆了吗?十四岁和我谈情,十六岁跟我做爱,一直都仰着头看我,对我迷恋得一塌糊涂,我怕她跑到哪去?

爱情这玩意真的像酒那样害人,一不小心就被它弄迷糊了。

感慨了半天,去书房打开电脑上网。我上网没什么目的,天马行空,自由飞翔。互联网最崇尚的不就是自由吗?人人互联,人人又都隔着最厚的一堵墙,不用戴面具,电脑的这一端,也看不透那一端嬉笑怒骂着的,究竟是人还是一条会上网的狗。

浏览最多的,应该还是色文网站,少年时一本手抄的《少女之心》骗取了我多少珍贵的精液啊。莹莹曾问我第一次究竟给了谁,我没骗她,老老实实坦白夺去我童子之身的,不是哪个如花少女,而是一只颤抖的手。

当时我们正在做爱,莹莹笑得眼泪随着淫水一起哗哗地往外涌……

十一点钟左右,我洗完澡,泡了碗面正吃的时候,莹莹参加完聚会回来。她脸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红晕,美丽得不可方物。我一直喜欢略带点酒意的莹莹,声音沙哑,姿容慵懒,呼吸间透出的淡淡甜意可以醉到人的心里去。莹莹的身体偎过来,我用臂膀轻轻环绕,她的腰肢一如多年之前,那样酥嫩娇柔不盈一握。

“聚会热闹吗?”我淡淡地问。

“嗯。”莹莹拱在我的怀里,“这次聚会是老同学到得最多的一次,好几个几年没见的同学都来了。”

我应了一声,注意力转移到吃了一半的碗面上。莹莹问:“怎么吃泡面?”

我边吃边说:“一个人不想做饭,也没心情出去吃。” “要不要我给你做点?”

我笑笑:“不用了,泡面就行。”莹莹说:“那我去洗澡了。”

莹莹洗完澡出来我已经略有些倦意,躺在床上几乎要睡着的样子。莹莹掀开被子闹我:“刚吃完东西不许那么早睡觉,起来运动一会再睡。”我懒洋洋地说:“运动什么啊,一碗泡面而已。”

莹莹大声说:“泡面也不行。”伸出手去捏我的鼻子。

无可奈何地坐起来,把鼻尖拱进莹莹的怀里,一点一点蹭着她的乳房。二十岁莹莹的身体和十六岁时给我的感觉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娇嫩而敏感,轻轻一碰就感觉有种水一样的感觉在那个身体里荡漾。

也不是完全没有变化,几年前莹莹股间那层纤细柔软略带浅黄色的绒毛今天已经变得乌黑而浓密,贴近我身体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有种刺刺的感觉。短短的一瞬,那团浓密带着股热热的湿润,慢慢贴紧过来,在我的大腿上缓缓蠕动。

由于是二人世界的缘故,从新婚的那一夜,每日就寝我们夫妇都是裸睡的。以前的精力真充沛啊,常常在夜里,某一个人醒来,就引发一次缠绵。

裸睡的习惯一直保持了下来。最近,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应该把这习惯改一改,毕竟结婚已经两年了,拼了命也要做爱劲头适当要收敛一些了吧?

一通折腾过去,感觉自己射意渐盛。停下来,探出手去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套子。莹莹紧紧抱住我不让我离开,喉咙里发出悲鸣一样的祈求:“别停,我要好了。”

只好咬紧牙关继续冲杀,努力了半天,仍听不到身下的莹莹开始胡言乱语,我有些气馁,低声问:“好了吗?”

莹莹闭着眼睛,半张着嘴有一阵没一阵地喘气,感觉到我有停顿的意思,身体焦急地悸动起来,小腹一挺一挺地撞击我的身体,用接近哭泣般的声音低低地骂:“操你爸陈重。”

一股热流涌向大脑,思维出现一小段的空白,感觉到焦躁无比。我用力压下去,想要把莹莹身体里所有的水压出来,伏在她耳边重重喘息:“我操你妈。”莹莹在下面胡乱挣扎,“不。”

我拼命冲击,一次一次对她说:“我操你妈……”莹莹一次一次回答:“不……”

渐渐我的身体到达了即将崩溃的边缘:“好莹莹,让我操一次,好吗?”莹莹说:“不,我还没好呢。”

我连声求饶:“我不行了,先让我操一次。”心里却焦急无比,喘息着叫: “我操你妈。”

莹莹说:“我操你爸。”我说:“好。”莹莹说:“我操你爷爷。”我说:“好。”

莹莹说:“我操你舅操你叔操你哥操你姨夫操你……”我说:“我就操你妈……”

很久之后,终于听到莹莹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声:“好。”

欲望的堤防顷刻间决堤。

这一次做爱,酣畅的程度就象以往无数次那样,美得也像个错觉。从莹莹身上滚落,香烟在嘴角叼了很久都没有点燃,懒洋洋的似乎连点支香烟的力气都不再有。

Zippo打火机开启的声音很美,莹莹帮我把烟点着,趴在我的胸口上轻微地喘息。我闭着眼睛,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去洗一洗。”莹莹懒懒地伏在我身上不动:“刚洗过,不想洗了。”

我说:“刚才只顾着舒服,没有带套。”

莹莹说:“没带就没带,真怀上了就要,反正家里人都在催我们生一个。今天我妈在电话里还说道呢。”

我问:“你呢?现在想不想生?”

莹莹说:“想过,也没有特别想,主要是再不要个孩子,回家见你爸妈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嗯”了一声,随手把灯熄掉。黑暗中莹莹的身体依然紧紧的贴住我,轻柔的呼吸声淡淡地在卧室里飘散,我闭着眼睛聆听,心中泛起一阵一阵柔情。人生如此,妻如莹莹,我应该知足了。

一支烟抽完,我说:“睡吧?”莹莹的身子动了动,没有回答。

我问:“怎么了?”莹莹说:“睡不着,我想再和你说会话。”我说:“好。想说什么?”

莹莹低声笑:“你越来越不要脸了,陈重。”问她我怎么了?莹莹说:“怎么现在你非要骂我才能高兴啊?”

我的脸有些发红,还好她把那些我兴奋时的胡言乱语当成是在骂她。暗暗庆幸自己及时把灯熄灭,莹莹才看不见我这一刻的尴尬。

我低低地说:“你先骂我的。”莹莹说:“我是在骂你吗?那样骂吃亏的好像是我吧?”

我靠!我家所有的亲戚朋友在那一刻都被她一网打尽了,居然还是她吃亏?欲望竟然又有些邪恶地蠢蠢欲动,压低了声音问她:“我看你当时倒好像很爽的样子呀,如果觉得吃亏,以后不要那样叫了。”

感觉莹莹的身子也有些轻微地发颤。沉默了片刻,莹莹说:“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你知道的,我高兴的时候就会有些胡言乱语。”我小心翼翼地搂了搂她:“没生气,你呢,会不会生我的气?”

莹莹说:“不会啊,你是我老公啊,当然怎样高兴就怎样叫,想怎样叫就怎样叫。记得你以前怎么教我的吗?做爱的时候憋着不叫出来会损害身体的。”

我口干舌燥,搂着莹莹的那只胳膊颤抖起来。莹莹问:“怎么了?”我嘶哑着声音说:“我想操你妈。”

莹莹说:“好啊,有劲你就操,我才不怕累死你呢。”

我感觉呼吸顿时变得艰难。莹莹低笑起来:“说你不要脸还不承认,才骂一句就翘起来了。你操我妈,我就操你爸。”

我翻身上去,比第一次还要心急如焚,很快,听着莹莹的低笑变成了喘息: “我操你家所有的男人……”靠,这一会儿,爱谁谁。


然后我们俩个人都安静下来,黑暗中,除了淡淡的呼吸声,没有谁再继续说话。夫妻之间的说话,和恋爱时已经不尽相同,仍然相爱,甚至比恋爱时爱恋更深,说出的话,却被一天一天过去的时光洗尽铅华,渐渐变得或许低级而庸俗,或许平淡如水。一直觉得幸福的日子就是这样慢慢度过,有一天我会老死在这样的日子里。

隐隐又听见莹莹在轻声低语:“这一辈子,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两个永远都彼此相爱,永远也不要分开好吗?”我慢慢地回答说:“好。”

怀抱里莹莹却翻了翻身子,给我一个暗暗的背影,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沉沉睡去。

我被什么忽然惊醒。片刻之前,莹莹真的曾经那样问过我吗?是她在梦中的呓语,还是自己在梦中听到她在呓语?我们之间多久不曾有这样缠绵的对话了?

精神脆弱的时候人常有这样那样的错觉。是不是疲倦透了,精神就会有些脆弱?
TOP Posted:2017-11-05 14:00 | 回楼主
性走1024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25
威望: 8 點
金钱: 70 USD
贡献: 0 點
註冊: 2017-10-17


二、褪色

  有一首歌里唱:&辩耻辞迟;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辩耻辞迟;

很多时候我一个人独处,脑海里总响起这句歌词,忽然就傻傻地发呆,莫名其妙地忧伤起来。梅姨冰冷僵直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潮水一样涌过来,一寸一寸将我淹没,让悸痛无处可逃。

  梅姨,曾经私密无间的情人,今天面容慈爱的岳母。

  和莹莹结婚后,我与梅姨之间,以前所有的欢爱像被隔断在了另一个时空,遥远得再也不可触及。

  有过两次晦暗而生涩的碰触,每一次都像狠狠地撞到了冰山上。之前梅姨丰腴柔嫩的身姿在记忆中一层层褪色,一天天越发冰冷彻骨,让人寒蝉却步。

  第一次是和莹莹领了结婚证那天。拿了结婚证向梅姨报喜。吃饭的时候,献殷勤去帮梅姨添饭,在盛饭时随口叫了声梅姨,添多少?

  梅姨淡淡问了一声:&辩耻辞迟;你叫我什么?&辩耻辞迟;  我干咳了两声,说:&辩耻辞迟;叫,姨……&辩耻辞迟;

  莹莹提醒我说,应该改口了吧?我张了张嘴,憋得面红耳赤,却无法叫出声来。

  结果添过的饭,梅姨说已经饱了,尝都没有再尝一口。

  吃过饭趁着莹莹洗碗的空当,我溜进梅姨的房间,从身后抱住她,轻声问: "生气了?你想听我叫什么,我叫还不行吗,你总要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吧?"

  梅姨一动不动。  软玉温香的感觉让我色欲大动,挺着硬硬的下体顶在梅姨丰腴的股间,附在她耳边声音黯哑地说:&辩耻辞迟;我想你了。&辩耻辞迟;

  手顺着衬衣的下摆探进去,握在梅姨的胸上。依然是挥却不去的那团丰满,依然是午夜梦回时那种柔腻。我慢慢揉动,等待着十秒钟之内梅姨的身体瘫软下来,倒进我的怀里。

  十秒钟,我愣住了,梅姨仍一动不动。我有些怀疑,手指轻轻拨动那两颗熟悉的樱桃,软软的居然没有丝毫挺起。心里一阵慌乱,扳过梅姨的身子去窥探她的心情,看见梅姨的眉眼冷若冰霜。

  一瞬间,我原本高涨的情欲降低到了冰点。  阳具一寸一寸退缩,心脏一点一点抽紧,感觉自己几乎无法呼吸。几天前我们还在缠绵,在这间屋子欢爱得惊心动魄,我叫她&辩耻辞迟;梅儿&辩耻辞迟;,她叫我&辩耻辞迟;坏蛋&辩耻辞迟;。我说&辩耻辞迟;坏蛋&辩耻辞迟;怎么了,你不仍是坏蛋的梅儿?她呻吟着说是,我是坏蛋的梅儿。

  梅姨今天怎么了?我挤出笑脸,试着再贴近她。

  梅姨一语不发,彻骨的寒气从她的呼吸间透出来,顷刻间就把整间房间变成了冬天。

  有些话,是不用说出口的。我一步一步往后退,退出房门的时候汗水湿透了我的衣服,我知道那是冷汗。我想我读懂了梅姨的态度,一刀两断般的决绝。

  我去了厨房,百感交集地看莹莹洗碗。

  莹莹说:&辩耻辞迟;不用你沾手了,马上就弄完。&辩耻辞迟;  我愣了一会儿,低声说:&辩耻辞迟;我爱你。&辩耻辞迟;

  莹莹回眸冲我笑笑,甩手把一串水珠甩到我脸上:&辩耻辞迟;傻样,我也爱你。&辩耻辞迟;  她的笑脸,灿若阳光。

  看着莹莹把碗洗完,我走过去,慢慢把莹莹拥在怀里,嗅着她淡淡地体香,静静聆听两个人心脏一起跳动的声音。莹莹居然没闹,安份地让我抱着,用放在我腰间的手指,轻轻在我背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小圈。

  我的身体渐渐变暖。

  很久,莹莹说:&辩耻辞迟;你今天好奇怪啊,怎么了?&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从今天,你就是我的老婆了。&辩耻辞迟;

  莹莹踮起脚尖,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辩耻辞迟;说瞎话,我早就是你的老婆了。&辩耻辞迟;

  我把莹莹抱起来,用嘴唇逗她的痒痒。莹莹咯咯地笑,双手用力在我背上拍打:&辩耻辞迟;我说错了吗?&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你没错,从你生下来那一天,就注定是我的老婆了。&辩耻辞迟;

  从厨房出来,我对莹莹说:&辩耻辞迟;陪我去感谢一下你妈,我要谢谢她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老婆。&辩耻辞迟;

  莹莹问:&辩耻辞迟;有多好?&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好得我到死都不愿松开你的手。够不够好?&辩耻辞迟;

  莹莹噘起了嘴:&辩耻辞迟;不许说不吉利的话。&辩耻辞迟;

  我低声说:&辩耻辞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幸福,怎会不吉利?&辩耻辞迟;

  莹莹甜甜地笑:&辩耻辞迟;陈重,你会老吗?&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我会。&辩耻辞迟;

  莹莹问:&辩耻辞迟;那么我呢?&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你不会,你永远不会老,你永远是个小天使。&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你老了,我不老,怎么能够偕老?&辩耻辞迟;

  我问:&辩耻辞迟;你愿意和我一起老吗?&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我当然要和你一起老,不然让你去和别人偕老了,我这个做老婆的不是很吃亏?&辩耻辞迟;

  我被她逗得微微笑了起来。

  穿过客厅走向梅姨的房门,莹莹小声告诉我:&辩耻辞迟;记得要叫妈,吃饭的时候你不肯叫,妈好像就有些不开心。&辩耻辞迟;  我低声申辩:&辩耻辞迟;不是不肯,当时一下子叫不出口而已。&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没怪你啦,见到你家里人一下子要我改口叫爸爸妈妈,我也会有点紧张的。&辩耻辞迟;

  走了几步,莹莹说:&辩耻辞迟;这回是一定要叫妈的哦,你不觉得你妈对我没有我妈对你那么好?你带头先叫妈也是理所当然的。&辩耻辞迟;  我有些面红耳赤:&辩耻辞迟;没什么你妈我妈了,以后都是咱妈。&辩耻辞迟;

  莹莹加快了脚步,拉着我往梅姨屋里跑,边喊边叫:&辩耻辞迟;妈,恭喜发财,红包拿来,陈重来给岳母大人磕头了。&辩耻辞迟;  我一下子愣住了,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流行磕……头?!已经被莹莹拉进梅姨的房间,梅姨就在刚才我退出房间时站立的那个地方,这么久,似乎连站立的姿势都没有改变过。这一次我无路可退。

  偷偷打量了一下梅姨的表情,梅姨的眉眼间,比刚才多了一丝浅浅的微笑。我低垂了目光不敢再望,那笑容背后隐隐透着冷漠,淡淡的,却无比伤人。梅姨的声音一如平常般温婉轻柔:&辩耻辞迟;磕头就不用了,喏,红包拿去。&辩耻辞迟;

  莹莹伸手去抢,被梅姨在手上打了一下:&辩耻辞迟;没你的份,这是给陈重的。&辩耻辞迟;

  似乎胸口像压了块重重的石头,耳朵里听不清莹莹叫叫嚷嚷究竟都抱怨些什么,我上前走了两步,冲着梅姨跪下去,叫了一声:&辩耻辞迟;妈……&辩耻辞迟;一股滚热的洪流穿透喉咙冲上头顶,喉咙一阵发甜感觉像要吐血。

  一瞬间,莹莹和梅姨都呆住了,傻傻地望着我,忘记第一时间该说些什么。我抬头,执着地盯着梅姨的眼睛。这一刻我不准备再退,那不是我做人的风格。

  其实跪下去的那一瞬,心中百感交集,男儿膝下有黄金,那又怎么样?我嘴里叫着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一个称呼,现在我跪的是疼我爱我的长辈。同时还有一种绝望,这一跪,我希望梅姨同样能看见我的决绝。

  接过红包的那一瞬,我清晰的感觉到由红包传递过来的一丝颤抖。

  这一跪值了,她也会颤抖。

  梅姨惊讶的张大了口:&辩耻辞迟;你……这孩子。&辩耻辞迟;我说:&辩耻辞迟;妈,请相信我,这一辈子我都会对莹莹好的。&辩耻辞迟;

  梅姨说:&辩耻辞迟;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辩耻辞迟;


  
  时隔不久我和莹莹就举行了婚礼,搬进新居过起了幸福的二人世界。再见到梅姨,我大大方方地一口一声妈,乐得莹莹一个劲夸我比她的嘴巴还甜。梅姨总是那么慈爱的笑,像所有母亲那样做最可口的饭菜欢迎我们每一次造访。

  一天天过去,再也没有一次放肆地接近梅姨,那段荒唐的日子被渐渐淡忘,很多时候我都怀疑一切是不是究竟发生过。

  我都以为那只不过是自己一场迷蒙的春梦了,梅姨从来都只是母亲,我的第二个母亲。

  绮情再次唤醒因为梅姨鬓角间的一根白发。

  某一天回去吃饭,饭后坐在客厅里聊天,记不清莹莹为什么有片刻离开,我和梅姨叙着家常,偶然间发现梅姨的鬓角间,有根白发一闪。真的没有一丝绮想,我靠近过去,说:&辩耻辞迟;别动。&辩耻辞迟;

  伸出手去拨寻那根白发,梅姨侧低了身子淡淡问我:&辩耻辞迟;白头发?&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是啊,一根白头发。&辩耻辞迟;

  怕弄疼了梅姨,拔去时我的动作很小心很轻柔。呼吸喷在梅姨的脸颊上,流转回来的气流弄得我心头暖暖的,剔除了那根白发的时候,发现梅姨已经软软地伏在了我的胸前。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感觉整个世界地动山摇。

  我低下头,看见梅姨微启的双唇和散乱的眼神。那一刻她不再是母亲,而是一个苦等了我半生的情人。一瞬间的目光交汇,不知不觉中,我们深深相吻。

  继而嘴唇传来一阵痛彻心扉的剧痛,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心里竟然升起淡淡地甜意,我知道这一咬,不是恨,不是恼怒,而是……无尽的缠绵。

  一滴泪珠从梅姨眼角滚落,沾湿了我的嘴角,涩涩的有点苦。然后梅姨给了我重重的一记耳光。

  我把那根刚拔下来的头发紧紧的攥在手心里,转身回到我刚才的位置坐下。

  客厅里的空气似乎不再流动,我不知道应该后悔刚才的举动还是应该庆幸。低着头沉默了很久,把梅姨的头发在手心里一次一次揉动。

  该说什么才好?

  抬头看见梅姨慌乱的把眼神从我嘴唇上移开,暗暗用舌头舔了舔,感觉嘴唇火辣辣的肿胀了了起来。深呼了一口气,我说:&辩耻辞迟;相信我,我会一辈子都对莹莹好的。&辩耻辞迟;

  仍是那句老话。可是,只能这样再重复一遍吧!

  梅姨沉默不语,我感觉一股寒意正从梅姨身上无声地倾泻出来,一秒一秒把这个世界冻结。

  我有些委屈:&辩耻辞迟;你不相信我?&辩耻辞迟;

  梅姨说:&辩耻辞迟;对一个人好,不只是事事顺着她宠着他,给她爱给她快乐,最重要的是不能伤害她,你明不明白?&辩耻辞迟;

  我不知所措。

  梅姨说:&辩耻辞迟;把以前都忘了吧。那时候莹莹小,我觉得自己还年轻。现在莹莹长大了,我也老了。&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不,你一点都不老,在我心里你永远不会老。&辩耻辞迟;

  梅姨说:&辩耻辞迟;我已经老了,第一根白发拔去,第二根很快就长出来了。你把这根头发收好,记住这根头发,把以前的事情都抛开吧。你很优秀,记得第一次你来我家,我就很喜欢你,偷偷地想,如果你真的能成为我的女婿,我会为莹莹感到高兴。&辩耻辞迟;

  梅姨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辩耻辞迟;一切都是我的错。&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不,是我错。&辩耻辞迟;

  梅姨说:&辩耻辞迟;那次被你撞见我偷情之后,我怕你会因为我而看不起莹莹,我怕影响莹莹以后的幸福。我想弥补,所以才会去引诱你,希望能把你牢牢拴在莹莹身边。现在我已经做到了,所以,我更加不能允许自己去再犯错。&辩耻辞迟;

  梅姨淡淡地问:&辩耻辞迟;你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辩耻辞迟;  &辩耻辞迟;我明白。&辩耻辞迟;

  &辩耻辞迟;明白就好。&辩耻辞迟;梅姨拢了拢头发,神情无比慈爱:&辩耻辞迟;你知道吗?每次你叫我一声妈,我都打心眼里高兴,这样到死,我没什么不满足了。&辩耻辞迟;

  我望着梅姨的眼睛,那一刻我们又一次靠近,心和心近在咫尺。  又仿佛从此远隔天涯。


  
那天和莹莹回到自己家之后,晚上我们做爱,整整一两个小时,我疯狂般在莹莹身体上驰骋,就是无法让自己发泄出来。莹莹的淫水一次次被我撞击出来,把床单打湿了好大一片。当无水可流的时候,莹莹叫声也由快乐变成了痛苦:&辩耻辞迟;陈重,我要被你插破了,饶了我好不好,我用嘴帮你弄一会儿。&辩耻辞迟;

  手脚并用,最后莹莹的小嘴也几乎被我插肿。莹莹瘫软在床上,求饶说:&辩耻辞迟;我投降了,陈重,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挑逗你了。&辩耻辞迟;

  我重重地大口喘气,不但阳具涨得要爆裂,心脏仿佛也被什么东西憋得要爆裂。莹莹真的傻了,连声问我:&辩耻辞迟;你怎么了陈重,你不要吓我好不好?&辩耻辞迟;  我喃喃地说:&辩耻辞迟;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辩耻辞迟;

  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在卧室里来回踱着圈子,一圈一圈,无法停止。我想到了一个词:困兽。困兽就是这种感觉吧?我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墙壁上,毫无保留的尽力一击,整面墙壁都要被我震动了,我竟然感觉不到痛。

  莹莹冲着从床上跳到我身边,死死地拉住我的手,惊惶得眼泪都要流出来: "陈重,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我说:"我不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都觉得恐惧,比忽然发现自己是阳萎还要恐惧。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听自己自己的使唤,我真想拿把刀把怎么都不肯软下来的阳具斩下来。

  莹莹终于哭了出来:&辩耻辞迟;陈重,要不你打我吧。&辩耻辞迟;  我大口大口喘息:&辩耻辞迟;我为什么打你?&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说不定打我一顿就好了,你那么用力砸墙,手会断的。&辩耻辞迟;

  这才发现刚才那一拳,指骨突起的地方皮已经裂开,血一滴一滴滴下来,染红了莹莹的小手。我惊醒过来,慌乱地哄着莹莹:&辩耻辞迟;我没事,莹莹,就是射不出来,心里憋得难受。&辩耻辞迟;

  莹莹在我脚下跪了下去,张开小嘴又一次去帮我亲。亲了几下,我捧着莹莹脸,不让她继续下去:&辩耻辞迟;不行,更难受,我那里一点感觉都没有。&辩耻辞迟;

  莹莹拉着我,把我牵引到床边,她张开身子躺下去:&辩耻辞迟;来吧,陈重,我顶得住。&辩耻辞迟;

  莹莹好美,细致的脚踝顶着双股,膝轻轻的弯起,白嫩的腿儿张到了极限的角度,雪白的双股间,已经被插得发红的小洞洞带着轻微的红肿,就像一颗熟透了裂开的桃子。

  我有一瞬间感动,这个姿势,一点都不淫荡,莹莹展开的是身体,呈现给我的是毫无保留的爱。

  我说:&辩耻辞迟;莹莹,我爱你。&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我也爱你。&辩耻辞迟;

  我一动不动地望着莹莹,莹莹问:&辩耻辞迟;你还等什么?我都准备好了。&辩耻辞迟;我说:&辩耻辞迟;没用的,只是让你多受一次苦而已。&辩耻辞迟;莹莹伸过手拉我:&辩耻辞迟;不受苦,来吧,我想要。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叫床了,我好好叫一次给你听。&辩耻辞迟;  我无可奈何地说:&辩耻辞迟;没用啊。&辩耻辞迟;  莹莹问:&辩耻辞迟;怎么才有用?你教我啊,你一教我就学会了。&辩耻辞迟;

  我有些心软,顺着莹莹的牵引趴到她身上。我说:&辩耻辞迟;你咬我吧,试试看。&辩耻辞迟;

  莹莹轻轻在我肩头咬了一口,这是什么咬啊,不疼不痒,说是亲还差不多,我说:&辩耻辞迟;重一点。&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不行,我咬不下去,换个方法。&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那你骂我。&辩耻辞迟;莹莹问:&辩耻辞迟;怎么骂?我不会啊。&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骂人都不会?你从来都没有骂过人吗?&辩耻辞迟;莹莹想了想:&辩耻辞迟;陈重,你是流氓,你不要脸,你是大坏蛋……&辩耻辞迟;

  这他妈的也叫骂人?我沮丧极了,想抽身起来,却被莹莹紧紧抱住不让我离开:&辩耻辞迟;我就会这样骂人啊,要不你先骂我,你骂两句我先听听。&辩耻辞迟;

  我恶狠狠地说:&辩耻辞迟;操你妈。&辩耻辞迟;

  所有的僵硬从那句恶骂中开始解冻,一切豁然开朗。我感觉浑身的血液恢复了正常的流转,插进莹莹身体的阳物找到了本来的感觉,我重重的压下去,再一次骂:&辩耻辞迟;操你妈……&辩耻辞迟;

  莹莹在身下艰难的说:&辩耻辞迟;操……陈重不行,我骂不出口。&辩耻辞迟;

  我哪还管她骂不骂得出口,加速了冲刺的速度,一瞬间,压抑了整晚的洪流得到了解放。

  去浴室冲完了个澡,我和莹莹相拥着躺在床上,我说:&辩耻辞迟;对不起……&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什么对不起啊,以后你想怎么样,就告诉我,别憋在心里好吗?刚才我都担心死你了。&辩耻辞迟;

  我小心翼翼地问:&辩耻辞迟;我骂了你,你不生气?&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骂就骂呗,那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你这人真没良心,我妈对你那么好,你还骂她。&辩耻辞迟;

  我张口结舌:&辩耻辞迟;我……&辩耻辞迟;

  莹莹说:&辩耻辞迟;平时你可不许这样骂,太难听了,只许做爱的时候才可以骂。&辩耻辞迟;

  我说:&辩耻辞迟;刚才我憋得太难受,随口那么一骂,平时我才不舍得骂你呢。&辩耻辞迟;

  莹莹笑了起来,&辩耻辞迟;嗯,我知道你对我最好……&辩耻辞迟;

  
  很多时候我总在想,梅姨和我,彼此真的从来没有过爱吧,最初的发生,就如梅姨说的,是一次带了目的性的诱惑,她为了莹莹引诱我,我为了满足色欲上了她,爱于我们两个人,根本从来不曾发生过。

  即使有那么一点机会应该发生,也不可能发生过。很多东西如果在记忆中保存太久,都会慢慢褪色的吧?  我无法再回忆起任何关于我们曾经相爱过的痕迹。
TOP Posted:2017-11-05 14:33 | 回1楼
来的太匆忙


级别: 新手上路 ( 8 )
发帖: 947
威望: 65 點
金钱: 41 USD
贡献: 1 點
註冊: 2016-05-02


1024
TOP Posted:2017-11-05 15:05 | 回2楼

.:. 草榴社区 -> 成人文学交流区

快速回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